热点网

当前位置 : 主页 > 健康达人 >

深刻认识苏联社会主义制度优势丧失的教训

发布时间:2017-11-10 09:10来源: 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是社会主义制度价值的充分体现,是社会主义制度优于资本主义制度并最终取代资本主义制度的理论依据和判断标准。十月革命胜利以后,苏联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并在建设中取得巨大成就,社会主义制度在苏联展现出旺盛生机和活力。然而,苏联自 20世纪70年代以后社会主义建设进展缓慢,社会主义制度优势逐步流失。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苏联的改革由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演变为全面否定社会主义,由此导致了严重的经济社会危机,最后,不仅社会主义制度优势丧失殆尽,而且社会主义大厦也完全坍塌。苏联社会主义制度优势丧失的教训,为社会主义国家如何搞好社会主义建设、提升制度优势敲响了历史的警钟。

一、意识形态从僵化保守到蜕变变质,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的发挥失去了理论基础

维护和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对于社会主义制度的发展和巩固具有重大的作用。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都强调要把理论看作是“行动的指南”,不能把理论当教条,用马克思主义的“本本”去“裁剪现实”。但赫鲁晓夫上台后,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思想,彻底否定了斯大林,提出了“全民国家”和“全民党”,企图改变苏联社会主义制度和苏共的宗旨。勃列日涅夫执政后,虽然把苏联重新拉回到了社会主义的轨道,但由于苏共长期以来形成的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教条和僵化的理解,所以很难在理论和实践上发展和创新马克思列宁主义。意识形态的僵化保守,造成了理论上无法解放思想,与时俱进,更谈不上用创新理论正确地回答现实遇到的问题,理论的说服力必然降低。在理论与现实的巨大反差中一些党员干部和群众逐渐丧失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心。同时,由于苏共领导人在对待思想文化、科学技术领域的一些观点和争论上采取了无限上纲、简单粗暴的做法,把政治问题与学术问题相混淆,用权力压理、压人,造成了大量冤假错案,严重压制了思想文化和科学技术的生机与活力。结果是知识分子思想沉闷,政治消极,甚至对社会主义制度心生不满,这也为西方敌对势力攻击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国家搞“意识形态垄断” “思想禁锢”提供了口实。

戈尔巴乔夫的领导则完全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他认为,世界范围内的阶级矛盾、阶级对抗消失了,与这样一个时代相适应,社会主义必须与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彻底决裂”,必须重新评价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社会理论。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从推行所谓公开性、民主化和舆论多元化开始,并逐渐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用所谓的团结和睦代替积极的思想斗争,使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在苏联迅速泛滥起来,最终彻底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把苏联社会主义引向了歧途。

社会主义国家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这是立党立国的一条基本原则,与此同时,马克思主义还必须与本国的实际相结合,必须随着实践的发展不断创新。在科学研究、思想认识方面,要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区分不同矛盾的性质,允许各种思想观点在实事求是的讨论、辩论和批评斗争中深化认识,统一思想。此外,必须坚持在全党、全社会开展思想政治教育,推动马克思主义的时代化和大众化,不断夯实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得以发挥的思想理论基础。

二、体制改革偏离正确方向,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的发挥失去了制度支撑

辩证地看,苏联高度集中的经济政治体制是在特定时代条件下形成的,这种体制在初期是基本适应生产力发展要求的。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实践的发展,体制弊端日益显现,尽管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等苏联领导人尝试改革这种体制,但是因为没能找准 “病根”,开出的“药方”自然也就不能解决问题,以致问题越积越多,成为社会生产力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障碍。戈尔巴乔夫上台后从解决国家面临的危机、推动国家发展的角度出发,提出了经济政治体制改革方案。但这一改革偏离了社会主义的正确方向。戈尔巴乔夫有意混淆基本制度与具体制度、体制的区别,认为改革就是对苏联社会主义大厦的改造,就是要从权势官僚体制向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过渡。

1988年6月苏共第19次全国代表会议之后,各种反党势力集结起来,使改革的方向进一步转变。一是思想理论界借全盘否定斯大林以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倾向占了上风。从否定大清洗运动到否定社会主义工业化,乃至到全面否定社会主义制度,把历经千辛万苦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称为“变形的社会主义” “异化的社会主义”,抛出 “苏联历史上还没建立起社会主义制度”,苏联“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等种种论调。二是各种反党“非正式组织”迅速发展,削弱直至否定苏共的领导。1987年底,各类“非正式组织”3万多个,到1989年2月,发展到了6万多个,成员有一部分是共产党员。尤其是“跨地区代表团”的成立,标志着有组织的政治反对派在苏联议会中出现,非正式组织的发展已经不可遏制,苏共走向了分裂的不归路。三是民族分裂主义势力崛起,苏联最终走向解体。波罗的海三国以及乌克兰、白俄罗斯、阿塞拜疆、格鲁吉亚的群众性组织,利用民族情绪鼓吹民族独立,反苏反共。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民族冲突也愈演愈烈,局势日渐失控,苏联走向解体。四是在党内外激进势力的联合推动下,权力的中心从党转移到了苏维埃,取消了党对国家机关工作的领导和管理经济社会事务的职能,党的方针政策只能靠政治思想的影响和在国家机关工作的党员来贯彻执行。从明确反对多党制到逐步被迫承认多党制,苏共的领导地位发生了根本动摇并最终彻底丧失。

改革是社会主义国家发展的强大动力,通过深化改革释放活力,能够更好地发挥和发展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但是,社会主义国家在改革过程中,必须坚决抵御资本主义等各种错误思想的干扰,旗帜鲜明地坚持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和基本制度不动摇,必须要搞清楚哪些能改,哪些不能改等问题,绝对不能为任何外部势力的企图所绑架,更不能为赢取别有用心者的掌声而拿改革做交易,确保改革始终沿着社会主义的正确方向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