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网

当前位置 : 主页 > 户外运动 >

星星孩子的仙女妈妈

发布时间:2017-12-07 09:10来源: 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27岁的熊欢被7岁的学生约会,因为她在这个自闭症孩子心里活成了仙女;安可医生钟华,36岁的时候从三甲医院辞职独立创业只为了不辜负自己心中的梦想;专栏作家乔乔也是粉兰行动的发起人,用一句“爱自己不将就”的口号将14000名重庆女子聚集在公益大旗之下。三位女性把不将就活成了人生的态度也活成了自己的符号。

被学生约会的仙女老师活得像个孩子

熊欢:特殊儿童教育工作者,硕士在读

熊欢喜欢笑,这个27岁的姑娘,和同龄的女孩儿一样喜欢韩剧、喜欢逛街、喜欢自拍……但她又其它女孩不一样——她是特殊孩子教育工作者。

熊欢的学生们或患有自闭症,或患有唐氏综合征或有不同程度的智力障碍。第一次和孩子们见面,准备不足的她被吓到了。她看到有孩子不停的敲自己的下巴,有的一直拎自己的耳朵,还有的“吧嗒吧嗒”地玩口水,口水涂了她一身。

但慢慢的,她开始爱上这些孩子。“他们的情感特别纯粹,喜欢你就是喜欢你,没有杂质。”熊欢说。

她记得某年三八节,一个智障的孩子送了她一朵花,然后非常爷们的对她说:“下班请你去西餐厅吃牛排,浪漫一下!”

她记得一次端午节,一个自闭症的孩子坚持自己为她做了一张贺卡,走过来递给她时没控制好动作,一拳打到她脸上……

还有一个自闭症的孩子,平时几乎不说话,有天妈妈病了,他担心得反复念叨:“妈,妈,妈妈生病了呀!”

这些好像活在另一个星球的孩子,不会说甜言蜜语,但情感简单而热烈。“看着他们的眼睛,你会觉得你对他们有责任!”熊欢说。

因为这份责任 ,熊欢在这条少有人走的路上执着地坚持着。“大多数人对这些孩子不理解,甚至排斥拒绝,包括一些特殊孩子的父母——不愿带孩子出门,不愿意教他们生活技能,不和孩子交流……这是我觉得最孤独的时候,就像一个人的战斗。”

可是,即使一个人的战斗,她也想战斗到底。为了让自己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她选择了读硕士继续深造。“毕业后我打算回到一线,回到孩子们身边。因为和他们一起的时光是我觉得最愉快的时光。”熊欢说。

她想说

“希望更多人参与到关爱女性的粉兰公益行动中。作为特殊儿童教育者,我曾经收到过很多来自社会的帮助。所以我深深地知道,一个人的举手之劳,最终会汇成怎样的力量!我为粉兰行动代言,千千万万的人一起为粉兰行动代言,才能让更多人听到看到,从而真正关注到自身健康。”

不安分的女博士 跟孩子拼书桌的妈

钟华: 安可医生创始人。原西南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互助会健康医生联盟成员。

36岁,钟华告别熟悉的西南医院,给自己一帆风顺的职场生涯,划上了一个重重的惊叹号。

“朋友问我你是不是疯了?好好的三甲医院不待,非要自己创业?”钟华说,“其实辞职的念头由来已久。我不想当个流水线上的医生,一个上午看5,60个病人。平均3分钟一个,简单粗暴,完全没有时间静下心来和病人沟通,更不要说跟进治疗。”

于是,在别人开始安于现状的年龄,她辞职并创办了重庆第一家皮肤专科诊所:安可医生。钟华的梦想是,把“安可医生”打造成一家有温度、高技术含量的医疗空间。这里所有的医护人员都来自三甲医院,除了提供各种皮肤病的专业治疗以外,也提供个性化的皮肤管理。病人在这里会得到充分的照顾,并被系统化治疗,而不用一大早到人山人海的候诊室排队等候。

“我觉得女人还要忠于自己的内心,这是我们爱自己最重要的方式。想做什么就去做,不要想太多,自己禁锢了自己。接受生命的变化,才是有趣的人生。”钟华说。

安可医生创办之初,钟华大部分精力都扑在医院,对家庭的照顾自然少了,但她的家人却特别支持。钟华说:“我觉得一个人爱自己也体现在在关系里有边界。”她一早就告诉儿子,妈妈有自己事业,不能一直陪伴你,但你需要的时候妈妈都在。于是每天晚上回到家,钟华查资料做PPT,儿子做家庭作业,互不干扰又相互支持,有边界反而更亲密。

作为医学博士,钟华特别支持粉兰行动。她说:“我国每年新增宫颈癌患者13.2万,这个数字很惊人,但它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庞大的已经发生宫颈早期病变的群体,隐藏在海水之下。因此让大众了解宫颈癌的诱因和传播途径非常必要。公益之路,贵在坚持。

一句“爱自己不将就”她让14000女性集结

乔乔:粉兰行动策划者、重庆引力波文化传播创始人、专栏作家

N年前,当乔乔还在重庆某媒体担任新闻中心主任的时候,她就发起和参与过多次公益活动。那时,她的目光聚焦在留守儿童,她组织并发起了“为留守儿童点盏灯”的活动,数次深入到江津、石柱等的乡村小学,了解留守儿童的真实生活。

“那时我有很深的无力感。当你真的去了解这些孩子们,真的想为他们做点什么的时候,你会发现,在家庭结构分崩离析的大环境下,个人的力量实在太渺小了。”

从那时起,乔乔就意识到公益不是少数人的事,而是大多数人共同参与和推动的结果。她说:“我始终认为,公益不应该是个人标榜道德的工具,而是大多数人的日常状态,和吃饭喝水一样自然。”

所以才会有“万人转发为粉兰行动代言”的想法。乔乔说:“重庆互助会目前会员人数超过100万人。从2016年至今,我们收到重疾申报近2600份,其中,宫颈癌的申报率超过女性申报总数的12%。”重庆互助会有由三甲医院医生组成的互助健康医生联盟,在和联盟的医生沟通后,乔乔发现大众对宫颈癌的了解真的不够。“很多人谈HPV色变,也有人以为打了疫苗就一劳永逸。特别是低收入女性群体,她们往往身在HPV的高危环境而不自知,也没有体检的意识,等发现已经晚了。”由此,粉兰行动的想法渐渐成形。

“我们提出了‘爱自己,不将就’的口号,这个口号和重庆张扬的女性主义特质非常契合。然后我们又设计了非常时尚的代言海报,普通人只要扫描二维码,上传照片就可以生成自己的代言海报,为关爱女性健康发声。”乔乔说。